念航

《王一博你怕黑为什么不开灯》

*开头码得早 太能拖了所以剧情是lllllb

*没有太多内容 随便搞一下吧

*我爱的少年未来都光明坦荡





今天是个站台活动,大型商场里开足的冷气好似不要钱一样,可里三层外三层密密麻麻的围观人群还是将丝丝冷意迅速瓦解。

肖战虎口攒了一团纸巾,以防鬓边额角不时渗出的汗珠,秉着一贯笑容结束这次活动后去室外停车场的路上嘴角终于能够稍微回落。

甫一出商场门就被蒸腾暑气逼得一窒,脖颈汗滴瞬时滚落下来,他手里没扔掉的纸巾又派上了用场。

和现场的粉丝作别后肖战爬上了保姆车,临关门前眼角余光瞄到某处被太阳炙烤而看上去扭曲的地面。

树上传来经久不息的蝉鸣。

这个夏天还没过完啊。


接下来赶场似的拍完一组宣传片,肖战连夜坐飞机回了北京。这几天微博上有心人的运作闹的动静太大,而那些言论和所谓实锤即使漏洞百出,也抵不过那些并不关心真相只图一时吃瓜吃得尽兴的网民的夸张渲染。

多少前一刻还喊着哥哥我爱你的粉丝,一经煽动下一秒便表现得像被欺骗了一样无比悲愤地回踩。

如同夏天一样,红也红得热烈,黑也黑得热烈。

前例有许多,可肖战还是心疼他的小男朋友。

尽管自己心中难关总要靠自己渡,但肖战还是想做点什么,哪怕只是在夜里给失眠了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王一博一个无声却带着安慰的拥抱。


被送到家楼下后,肖战跟助理和司机嘱咐了声回去的路上注意安全,便长腿一迈几步到达电梯间。

他向来是个体贴又在意细节的人,未入圈前对人际关系和甲方爸爸是这样,真正踏入圈子后对朋友同事和工作人员也是这样。

不需要内心挣扎抉择,他有自动执行最佳方案的本能。

但一旦谈了恋爱也不免笨拙起来。

花了十足心思准备的小惊喜也会怕对方不能领略,一句话琢磨了千百遍也担心会不会说得不够动听。

在电梯匀速上行的这一段不长的时间里,肖战又颠来倒去想了很多,可就算他先前工作时都一心二用地琢磨说些什么能让王一博开心点,也还是没想好该怎么讲。


索性放弃了话语劝慰这一方案,在电梯门打开时肖战脑中灵光一闪觉得或许一个火热的夜晚可以让自家男朋友充充电。

尔后摇了摇头,他今天忙下来很累,年纪大了可不能这么胡闹,又牵扯起嘴角表达对现下因为谈恋爱而脑容量变小的自己的无奈。

家门录入指纹成功解锁发出的短促音乐让肖战一整天飘忽的心瞬间落了下来,开了门却发现屋里漆黑一片,他试探性地喊了声“王一博”,无人应答。

把包放下后肖战打开廊灯,暖黄的色调立刻就铺满这方小小天地。他看见卧室门开着个小缝,才确定王一博真的在家。

肖战推开门,光线映出大床上被子严严实实裹着的一团,他刚打开房里的灯就听见把自己蒙在被窝里的王一博的声音闷闷地传过来:“战哥别开灯。”

“怕黑为什么还要关灯啊王一博。”肖战拗不过他,只好又把灯关上走到床边坐下,昏暗里王一博的手从被窝里摸出来,跟坚果撒娇时的尾巴似的委委屈屈地绕上了肖战的手腕。

肖战把王一博头上盖着的被子拉下来:“也不怕闷着。”

“没什么好怕的。”王一博举起被自己抓着的肖战的手,自顾自把玩着。

比起网上映射进现实的那千万把刀子,黑和鬼这些虚无缥缈的,好像也没有那么恐怖了。


一时间无言。

肖战看到王一博的头发有些乱,刚洗好没涂发胶看起来很柔软,引得肖战很想对他像撸坚果那样呼噜一把。

而肖战也顺应内心这么做了。并不是撸猫那样的痛快,只是稍微的顺了两下,是王一博爱的那种温柔。

说肖战的温柔总像春风化雨,而那些无人问津的煎熬遇人不淑的苦闷之类的负面情绪,他向来只留给自己。

直到那天他和这个小他六岁的男孩一见如故。

说来也不算一见,但如故是真的。

多方因素总结出一个无端吸引的结论,挣扎过冷静过,这份隐秘的爱反而愈久弥坚。

他们在这个前浪不死后浪也不竭的圈子里相互依靠。


许是手举累了,王一博放下手坐起来搂住了肖战,头搁在他肩上,十分眷恋这种依偎和心里的安宁。

肖战轻轻笑了声,问王一博:“我还没洗澡,闻着不臭吗?”

被问的人暗自翻了个白眼还挺埋怨这个只会破坏气氛的战哥。

肖战拍了拍环在自己腰间的手,想让他放行去洗澡,可王一博反而越抱越紧。


他想,怎么会有这样的人呀,坚硬又柔软。

过早地离开父母他国寻梦会让人早早长大吗?肖战不曾经历,也只在王一博身上窥得丁点,他说不准。只是偶尔想想,他的怕黑怕鬼应该与此有关吧。

冷漠疏离是成熟的一种表象吗?肖战觉得不尽然,或许别人的是,可王一博在此之中还埋着鲜红内里,那些明里暗里软硬兼施的刀子还能割他的心。

所以肖战总愿意去纵容王一博,任他耍些无伤大雅的小孩子脾气,去尽力解读他梗着脖子恶声恶气讲的狠话里埋着的本意。

所幸王一博也不是个坏孩子,事后腆着一张帅脸围着他道歉的模样还挺像肖战一直想养的大型犬,求得原谅后能亲得他一脸口水。

都会有意气用事的时候,适可而止和相互包容是最重要的。万幸,他们除了这两个优点还有彼此热爱。

热爱可抵岁月漫长。


“其实我还是挺害怕的。”搂着他不肯撒手的王一博支支吾吾说出没头没尾的一句话。

肖战却很快反应过来,他笑着安抚性地摸了摸王一博的后颈,低声哄他:“笨蛋,怕的话我不在的时候就把灯打开,我来了就抱着我。”


那温柔声线在这个四下黑暗的房间映出王一博心里小小的光亮。

肖战说:“我已经来了啊。”



♡.


《苦》


*私生biss













他们都曾怀揣梦想。



年少的王一博在练舞室把每个舞蹈一遍遍练习扎实,大学的肖战兼顾学业和事业也没有放弃唱歌。


或许当时仍对未来抱有惶恐和不确定,可比之更甚的期待总能将自己鼓舞。



后来就算总有人半路拦截,就算遇人不淑,他们也固执发出自身虽暗淡却不灭的光。



那些辛酸苦楚无人说,也不必说。



所以一句“偏要一条独木桥走到黑”在初见就让他们动容。



这人生海海。



有太多太多人只是在他们荣耀加身星光熠熠时赶来,他说粉丝只是陪你一段时间的人,而他更在经历过后才发现太重感情也是错。



干脆冷了脸去面对世事,以为不轻易卸下心防就不会被伤害。



仍遇事就笑的强撑着,以为一路默默无闻重放光彩之时就能放下曾遭遇的磋磨。



可就算他们一直在成长,也抵不住恶意的来势汹汹。



掩埋柔软内里的冷硬坚壳却诱来群狼环伺垂涎。



不肯放下的同窗情谊反化成利刃逼停修好妄想。



最后也只能说出轻飘飘的一句。



“那我们就苦到一起了。”



《亲昵》


*椰啵酒后被小赞身♂体♂力♂行教育

*1k7+字的🚘

*走评论区🔗







2


王一博的酒量不说千杯不醉也算是深似海,只是喝了总会亢奋些,各种意义上的那种。

所以此刻肖战捂着耳朵非要离王一博八百米远。

他恶狠狠地盯着王一博,咬牙切齿的跟他讲:“王一博你别给我酒一喝就上头!啃了一路耳朵了!王一博你扪心自问说你是人吗!”

可被闹得通红的脸和水光泛泛的双眼生不出什么威慑力,反而勾得王一博恶向胆边生地把肖战扑在身下,干干脆脆把肖战一双手摁在他头顶,俯身舔吻他耳廓。

《亲昵》


*醉酒以后的亲昵

*ooc算我的

*会有第二篇 应该是车







1



喝醉酒的肖战一如网上广为流传的视频里那样,满面的绯搭上傻乎的笑,不知惹得多少女孩儿在屏幕那头直呼awsl。


看起来就是一骗就会跟着走的模样。


王一博一路把肖战牵了回来,而肖战也乖乖巧巧的让他牵着走,除却有些跌跌撞撞的步伐似乎也看不出什么醉相。


回到家里王一博打开灯把肖战安顿在沙发上,便去厨房给人冲了一杯蜂蜜水。


端着杯子出来的时候看见这个傻子规规矩矩坐的笔直,可眼神还是呆在那儿的透出一股子傻气。王一博无语又觉得好笑,明明不能喝还回回让那些劝酒的得逞,真的是绝了。


他在旁边坐下把杯子递到肖战嘴边,低声哄他:“战战来把蜂蜜水喝了,喝了就舒服了。”


肖战乖乖的就着抿了一口,等到接过来却再不肯喝了,他睁着一双兔眼可怜巴巴的跟王一博说:“王一博,我喝不下了。”


王一博不接他这茬:“少来,赶紧喝完。”


“而且,我可是...可是比你大六岁的哥哥。讲点道理,王一博,你要叫我哥哥!”这是肖战醉意上头,非揪着王一博前面的话要给他纠正过来。


“好好好,哥哥,你是我哥哥。”王一博无法,只能顺着他的话讲,又觉得被肖战一直盯着说出这句话太过难为情,就装得气势汹汹说:“你别跟我讲道理了,赶紧把水喝完,再闹就把你嘴堵上。”


“怎么堵啊。”肖战歪着头故作疑惑的样子让王一博觉得可爱又有些牙痒痒的。他捏住肖战没多少肉的脸颊,逼近他:“当然是亲到你讲不出来。”


肖战笑了,闪着光的大眼弯成两道月牙儿,咧着嘴像是非要把两颗兔牙露出来招摇过市似的。然后自己凑上前吻住了王一博。


他嘴里有些许酒味,还有淡也甜的蜂蜜水的滋味。让王一博的心变得和他的唇一样柔软,也让这个吻即使是唇齿交缠也没什么情欲。


只是亲昵。

椰啵专属娇赞 🚘2k+


*只有王椰啵一个人能看到的娇气小赞

*纯🚘

*ooc是我的

*走评论区链接

夏日限定

后来三伏天过,暑意消散。当第一缕微凉秋风吹起,少年郎各自风光,再见不到的同框,而苦等的人事业和学业也正忙。

那些不可名状又被懂的人深谙的浪漫便慢慢冷却消弭。

最终成为总有类似却终究不可复制的意难平,又成为专属于这一年的夏日限定。



(dbq提前预习一下难过qwq但是bjyxszd!!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