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航

我真是个屁用没有光会操心生气的假粉丝

最近算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昨天气那些不争气的不坚定的脱粉回踩的没心人

今天气这个光收钱不做事甚至做出腌臜事的吸血鬼老板

不是一个圈不对同一人

我喜欢的男孩子都实惨 除了白哥都美强惨

为什么要这样对帅哥 帅哥人帅业务好为什么要这么对他们

我恨啊我恨 我恨得提不动笔

我不是为自己不更新找借口 我就是难受

我像个妈 愁完这个愁那个 我还愁不尽 我好难啊

《苦》


*私生biss













他们都曾怀揣梦想。



年少的王一博在练舞室把每个舞蹈一遍遍练习扎实,大学的肖战兼顾学业和事业也没有放弃唱歌。


或许当时仍对未来抱有惶恐和不确定,可比之更甚的期待总能将自己鼓舞。



后来就算总有人半路拦截,就算遇人不淑,他们也固执发出自身虽暗淡却不灭的光。



那些辛酸苦楚无人说,也不必说。



所以一句“偏要一条独木桥走到黑”在初见就让他们动容。



这人生海海。



有太多太多人只是在他们荣耀加身星光熠熠时赶来,他说粉丝只是陪你一段时间的人,而他更在经历过后才发现太重感情也是错。



干脆冷了脸去面对世事,以为不轻易卸下心防就不会被伤害。



仍遇事就笑的强撑着,以为一路默默无闻重放光彩之时就能放下曾遭遇的磋磨。



可就算他们一直在成长,也抵不住恶意的来势汹汹。



掩埋柔软内里的冷硬坚壳却诱来群狼环伺垂涎。



不肯放下的同窗情谊反化成利刃逼停修好妄想。



最后也只能说出轻飘飘的一句。



“那我们就苦到一起了。”



《亲昵》


*椰啵酒后被小赞身♂体♂力♂行教育

*1k7+字的🚘

*走评论区🔗







2


王一博的酒量不说千杯不醉也算是深似海,只是喝了总会亢奋些,各种意义上的那种。

所以此刻肖战捂着耳朵非要离王一博八百米远。

他恶狠狠地盯着王一博,咬牙切齿的跟他讲:“王一博你别给我酒一喝就上头!啃了一路耳朵了!王一博你扪心自问说你是人吗!”

可被闹得通红的脸和水光泛泛的双眼生不出什么威慑力,反而勾得王一博恶向胆边生地把肖战扑在身下,干干脆脆把肖战一双手摁在他头顶,俯身舔吻他耳廓。

《亲昵》


*醉酒以后的亲昵

*ooc算我的

*会有第二篇 应该是车







1



喝醉酒的肖战一如网上广为流传的视频里那样,满面的绯搭上傻乎的笑,不知惹得多少女孩儿在屏幕那头直呼awsl。


看起来就是一骗就会跟着走的模样。


王一博一路把肖战牵了回来,而肖战也乖乖巧巧的让他牵着走,除却有些跌跌撞撞的步伐似乎也看不出什么醉相。


回到家里王一博打开灯把肖战安顿在沙发上,便去厨房给人冲了一杯蜂蜜水。


端着杯子出来的时候看见这个傻子规规矩矩坐的笔直,可眼神还是呆在那儿的透出一股子傻气。王一博无语又觉得好笑,明明不能喝还回回让那些劝酒的得逞,真的是绝了。


他在旁边坐下把杯子递到肖战嘴边,低声哄他:“战战来把蜂蜜水喝了,喝了就舒服了。”


肖战乖乖的就着抿了一口,等到接过来却再不肯喝了,他睁着一双兔眼可怜巴巴的跟王一博说:“王一博,我喝不下了。”


王一博不接他这茬:“少来,赶紧喝完。”


“而且,我可是...可是比你大六岁的哥哥。讲点道理,王一博,你要叫我哥哥!”这是肖战醉意上头,非揪着王一博前面的话要给他纠正过来。


“好好好,哥哥,你是我哥哥。”王一博无法,只能顺着他的话讲,又觉得被肖战一直盯着说出这句话太过难为情,就装得气势汹汹说:“你别跟我讲道理了,赶紧把水喝完,再闹就把你嘴堵上。”


“怎么堵啊。”肖战歪着头故作疑惑的样子让王一博觉得可爱又有些牙痒痒的。他捏住肖战没多少肉的脸颊,逼近他:“当然是亲到你讲不出来。”


肖战笑了,闪着光的大眼弯成两道月牙儿,咧着嘴像是非要把两颗兔牙露出来招摇过市似的。然后自己凑上前吻住了王一博。


他嘴里有些许酒味,还有淡也甜的蜂蜜水的滋味。让王一博的心变得和他的唇一样柔软,也让这个吻即使是唇齿交缠也没什么情欲。


只是亲昵。

《无独有偶》

 

/cp.斗鱼绝地求生主播 陈死狗×一条小团团

/fr.1136bjt

 

以下注意事项

 

*谢绝转载

*中长篇架空同人 带全息游戏和轻微无限流设定

*梗是他们的 其他全是我编的

*别杠 别搞我心态

 

3.

 

很少做梦的陈死狗今天破天荒做了个美梦。

梦里的团团依旧开朗活泼,扯着他臂膀穿越人潮的时候好似一对热恋的小情侣。

团团撒着娇偏要陈死狗给她买珍珠奶茶,买到手了还不满意,说是自己不爱吃珍珠,嗲精上线地喊着哥哥帮我把珍珠吃光。

陈死狗觉得这啥呀也太肉麻了吧,简直不符合他这从小到大快二十年的直男修养。然后低头凑到吸管边吸了一嘴珍珠。

团团仰头看着他,唇边含笑眼中闪光。

偶像剧里都是这么演的,此时此刻恰好适合接吻。

近在咫尺的唇,只差一点就可以交换一个充斥着奶茶的甜腻味道的吻。

可就算是梦也未能完满。

激昂的广播操音乐响彻大脑直接给陈死狗弄得万分清醒,他揉了揉太阳穴,万分后悔怎么非得跟偶像剧似的打个啵还要酝酿半天。

陈死狗深吸一口气,后将这些不切实际的美梦和幻想通通逐出脑内。

今天是准备活动的第三天,第一天临近中午赛区就从各省扩大到了整个中国,下午便成了整个亚洲打乱分配,第二天一如系统所说开启全球随机匹配。陈死狗寻思着难怪搞个淘汰赛制,不然这垃圾服务器也受不了这么搞。

而陈死狗自第一天第一场遇见团团后便再也没匹配过她。他只能在每场游戏结束后至下场游戏开始前,不断打开好友列表看她是不是正在游戏中。

他对系统播报中所述的淘汰制始终存疑,毕竟这是一个法治社会,游戏设定个抹杀机制不是想被查水表吗?

“搞个菠萝啊真是。”陈死狗选择结束思考,沉默等待五分钟后的系统广播。

八点三十分整,系统准时开启全球播报。

“二零一九年九月四日,即今天,绝地求生全息版正式上线一周年。

截止此时,PUBG全球注册玩家共计四百五十三万人成功载入一周年纪念日准备活动。

活动期间不可退出不可下线,未能晋级正式赛者直接抹杀。

……

今天是准备活动的最后一天,达成第三日目标即可获得神秘空投补给箱,获得正式赛资格即可获得一次时长半小时的通话机会,请各位玩家珍惜机会。

第三天各位的标准是KD1.80以上…”

这时系统的话音竟意外停顿了一秒,

“…晋级正式赛的条件为KD达到2.10或以上。

距离今日战场开启还有25分钟。

请努力参战。”

“为什么会有两个标准?神秘空投补给又是什么东西?”陈死狗皱起眉头,觉得这个规则既荒唐又好像暗藏玄机。

等待战场开启的二十五分钟里,陈死狗手中的烟就没断过,他想起自己的外婆,想起各有家庭的父母...还有记忆里永远明艳的她,可这些让他越想越觉得烟苦。

好在还有通话机会。

落地后陈死狗搜到了一把m4,他以拇指轻蹭了下枪上可爱的粉色小猪,尔后带着不自知的笑打死了迎面撞上的人。

如果能再见,就和她说出心意吧。

 

 

(这章过度,字数不多也没啥内容,但是下一章我终于可以写出我的一部分设定了555,讲道理我一点都不想写普通比赛的细节,毕竟我也不会玩。)

椰啵专属娇赞 🚘2k+


*只有王椰啵一个人能看到的娇气小赞

*纯🚘

*ooc是我的

*走评论区链接

夏日限定

后来三伏天过,暑意消散。当第一缕微凉秋风吹起,少年郎各自风光,再见不到的同框,而苦等的人事业和学业也正忙。

那些不可名状又被懂的人深谙的浪漫便慢慢冷却消弭。

最终成为总有类似却终究不可复制的意难平,又成为专属于这一年的夏日限定。



(dbq提前预习一下难过qwq但是bjyxszd!!啊!)

哇(σ゚∀゚)σ百粉啦!!宝贝们要不要点梗!

虽然还在准备期末考试但是我可以!!

宝贝们带上你们的梗砸我!!!挑一到两个搞一下!

混更选手的第二首团狗cp版《小幸运》送给坑里的各位姐妹~

改歌词混更新~

一首团狗cp版的《一个像夏天一个像秋天》送给坑里的各位